六年前,抱著試試看的心態,奇琪在淘寶上掛出了第一件閑置衣服:媽媽買給她的皮草大衣。這件原價12000元的衣服最終以6000元的價格賣出。媽媽覺得不值,然而,靠著這樣一筆交易,讓東北女孩奇琪有了開淘寶店的第一桶金,也讓她感受到了淘寶給生活帶來的改變。

    2012年,辭去工作全心經營淘寶店;2015年,注冊公司做服裝設計;如今,她的小店做到了年營收近千萬,應邀出席阿里巴巴集團主辦的2017天下網商大會。

    作為90后,奇琪臉上帶一些嬰兒肥,說起話來還帶著些靦腆。盡管被周圍人認為是美女,但她并未搭上“網紅”營銷的風口,六年時間里,穩扎穩打,守著“自己賺的每一分錢心安理得”的執念,硬是在身邊無人經商的環境下,把淘寶店開出了名堂。

最艱難的半年

    “叮咚”電腦提示音響了,奇琪一個激靈從床上坐起。打開旺旺對話框,“你好,請問需要刷單嗎?”又是小廣告,奇琪有些失望,回頭一看,同屋的女孩正在酣睡。已經凌晨三點了,奇琪把電腦放回枕邊,躺下繼續睡。北漂不易,淘寶店剛起步的半年,她沒睡過幾個整覺。

    經營淘寶店,生活和工作是一體的。一睜眼,奇琪就要開始一天的忙碌。店鋪初開還沒什么訂單,但她依舊寸步不離守著電腦,生怕錯過一個客戶。

    此時的她,剛剛辭去國標舞俱樂部培訓師的工作,這意味著,她同時放棄了12歲開始的舞蹈生涯和每月8000元左右的固定收入,轉而投身全然陌生的電商領域,身邊的朋友誰也不看好她。父母倒是尊重女兒的一切決定,也想著幫她一把,但奇琪心里憋著一股“已經工作了就不向家里要錢”的勁兒,硬是一個人扛了下來。

    “開始的半年是最艱難的,好幾個月我都沒出過門,以至于都不太會跟人交流了。”她說,其實,她本就不怎么喜歡跟陌生人交流,這也是促成她當初辭去俱樂部工作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 經營淘寶店看似可以每天和最愛的衣服打交道,可以不用跟人面對面地交流,但這份“自由”將生活與工作完全無法分離。幾個月不出門,吃飯只點外賣,奇琪變得越來越封閉自我,害怕跟人溝通,甚至害怕出門。

    一次,奇琪媽媽來北京,帶著她去菜場買菜。“我不知道怎么開口和別人交流。”面對人群,奇琪變得驚慌不知所措。媽媽心疼女兒的狀態,給她下了死命令,“要么找個人幫你,要么你就干脆別干了。”奇琪這才找了個客服。

一顆紐扣帶來的轉機

    半年過去了,奇琪的淘寶店沒有太大的起色,網店的微薄收入加上之前工作的積蓄,僅能勉強支撐她在北京的生活。即使如此,奇琪也沒想過放棄,轉機終于降臨到她頭上。

[1] [2]  下一頁